就算广州空气全国排第一也有压力

日期:2021-04-21 09:38

  很多大的工业企业污染大,但它对这个城市发挥着同样重大的历史作用的,城市要发展,离不开这些企业。在这些企业还存在的时候,我们能做的就是对它进行更强有力的监管,保证它的排放物能够达标。

  南方日报:广州有比较多的大型重工企业,比如广石化、广钢等。这些工厂当年建立的时候,属于广州城区的远郊,但是现在基本已经变成近郊,甚至已经处于城区,或者可能成为城区。城市居住区在不断扩张,距离这些大污染源,也越来越近,您如何看待这个问题?

  杨柳:很多大的工业企业污染大,但是它的存在对社会的贡献,对国家、对城市的发展,甚至对这个城市人民的生存,肯定发挥着同样重大的历史作用。

  但是现在的现实是,市民对环境的诉求越来越高,环境的容量越来越有限,我们就是平衡一个发展与保护问题,这就是现阶段环境保护工作的一个首要问题要解决好,就是一个平衡。

  中国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还没有单纯去追求环境,把发展跟建设放在一边的本钱。甚至在今后三五年、十年、十五年期间,我们还是不得不加快我们建设跟发展的步伐,这是我们实现中国梦,让中国走上伟大复兴的必然之路,要靠发展。所以环境保护、环境的修复跟改善,只有在发展的同时去谋求一种平衡。

  具体回到广州的大企业,将来通过产业转型升级,产业的结构优化,大污染企业肯定是越来越少,但是不可能一夜之间就消失。

  现在这个城市的建设规划布局,包括市委市政府,广州市新型城市化发展方案的设计,我们要建立低碳广州、幸福广州、智慧广州也是朝这个方向走的。

  但这个转型升级、优化有一个过程。在这些企业还存在的时候,我们能做的就是对它进行更强有力的监管,保证它的所有污染治理设施,是能够正常运行,保证它的排放物能够达标,保证它一年到头的总排放总量,不超过我们对它的排污许可,这是我们环境保护部门必须做的工作。

  如果再加一项的话,就是能够最大限度的控制好,不因为这些老污染企业生产上的一些问题而导致环境安全事件,危及我们的安全。

  广州的空气污染整治工作,我们是要一步一个脚印,脚踏实地去做。比如说在2015年之前要完全淘汰燃煤小锅炉,是一个一个去做淘汰计划的。具体到在哪个区,在哪一个时间节点完成这些小锅炉的淘汰。

  在原则通过到印发这段时间,主要工作都在推进包括小锅炉、小燃煤锅炉的淘汰,VOC的普查,油气回收装置的复查,特别是限牌,我们在5月底的方案里面也提到要控制机动车的增长规模。

  所谓原则通过是说这个思路是正确的,这个目标是认同的。我们要在2016年底之前,空气污染物的指标下降到12、10、8、7(即至2016年,广州空气中的4个主要污染物,6up。颗粒物(PM10)、细颗粒物(PM2.5)、二氧化硫、氮氧化

  物分别要比2010年下降8%、7%、12%、10%)。另外,在“十二五”期间的两项主要大气污染物的下降,比2010年下降31.9%跟30.9%(即,二氧化硫减排31.9%,氮氧化物减排30.9%)。

  广州的空气污染整治工作,要一步一个脚印,脚踏实地去做。比如说在2015年之前要完全淘汰1166台燃煤小锅炉,是一个一个去做,具体到在哪个区、在哪一个时间节点完成这些小锅炉的淘汰。

  又比如说,我们在7月底之前对全市的所有加油站、运油车、储油罐的油气回收装置做一个全面的摸查。因为亚运前做了这些油气回收装置,从4月28日开始,我们用三个月的时间完成对所有的加油站、储油罐、运油车的油气回收装置做一个全面的普查,保证治理效果。

  又比如说,我们要对各个区的所有14个行业,排放VOC的行业要做一个全面的摸查,因为这些都是动态变化的,这个工作也要在上半年完成。所有这些事情一步一步来做,因为方案只是一个方向性的、指导性的意见。

  限牌只是限制了机动车增长的速度,而不是机动车保有量的规模在往下降。更明显的效果要更长的时间才能体现。

  南方日报:从环保局的角度来看,限牌有没有一些初步性的成果显现?或者说限牌可能还有进一步改善的空间?

  杨柳:限牌具体的措施是由交通部门牵头制定的。它肯定是综合考虑了方方面面的因素,包括交通、社会治安、城市建设等等。控制污染只是其中一个要考虑的问题,不能说限牌完全单独为了环保,这是不现实的。

  那么从环保而言,第一,机动车排放的污染已经是我们城市空气污染物的重要成分;第二,对机动车规模的控制,肯定是有利于空气污染物的控制;第三,限牌只是限制了机动车增长的速度,而不是机动车的保有量的规模在往下降。

  这和中国的人口计划生育一样,它不是控制了人口,它只是控制了人口增长的速度。机动车数目的增长可能还有赖于更多的综合性措施的建设,比如说发展公共交通,还有群众对私家车使用的认识。如果他的认识到了一定水平,他觉得我没有必要用更多的私家车,他觉得公共交通很方便,到那个时候汽车的保有量才会有线年作为一个时间节点的话,要把广州在用车的数目控制在2012年7月1日之下,可能还有一个相当长的过程。所以现在我们只是减低了,或者控制了机动车对空气污染这种占比的增速,而不是控制了它的占比,这是不同的概念。但是它真正的影响,我们有相关的研究,还在做。包括亚运期间的限行对环境空气的影响,相关的科研我们还在做。

  如果你认为现在限牌了,我们就尝到了它的好处是不现实的。那可能是今后三五年的事情,更明显的效果要更长的时间。

  我们很重视社会组织的合理建议,因为这些建议是推动我们工作进步,推动环境保护工作前行的一个很有力的力量。既然他是一个积极的力量,那我为什么要拒绝?不会的。”

  南方日报:拜客广州的负责人陈嘉俊,拜托我问一个关于NGO的问题,环保局怎么看待这个NGO组织,怎么看待民间环保机构?

  杨柳:NGO的问题,先说一个态度。欢迎一切有利于社会稳定进步、有利于环保事业健康推进的集体或个人来参与环境保护工作,这是我们的基本态度。我想跟其他任何的政府组成部门一样,市环境保护局也会一如既往用开放积极的态度去欢迎一切有利于我们工作的参与。

  2011年在媒体的组织下,跟陈嘉俊见了一次面,谈了一个多小时。他当时向我提出三方面的建议或者说诉求,第一,想参观一下我们环境监测实验室、环境监测中心;第二,建议我们能够建立一些像香港那种路边的空

  气监测站;第三,希望我们改进空气质量公开的方式,让手机能够随时查到环境空气质量。

  他与我见面之后,一个月内已经满足了他的第一个要求,让他参观了实验室、环境监测中心。第二,就是在去年的12月28号,我们也满足了他的要求,有了黄沙跟中山一路的两个空气质量监测路边站。第三,现在也已经完成,现在有了空气质量手机查询软件。

  举这个例子不是为了邀功,而是为了说明我们很重视社会组织合理的建议,因为这些建议是推动我们工作进步,推动环境保护工作前行的一个很有力的力量。既然他是一个积极的力量,那我为什么要拒绝?不会的。

  南方日报:那么环保局会用一些什么方法,去主动跟他们合作,去主动借助他们的力量,会有这样的考虑吗?

  杨柳:有,我们不但有这样的考虑,而且这方面的考虑会越来越多。相关的互动,相关的合作,我们也希望这些组织能够越来越紧密,能够更务实,能够更积极,能够真正是对环境保护工作有更大的推动。

  在微博上和公众舆论里,“环保局长”是一个被网友揶揄的热词,比如在江浙一带,叫“环保局长”下河游泳的呼声比较高,在广州,很多的问题只要跟环保有关,环保组织和舆论就会找到环保局长。

  对此,杨柳认为,任何一名公务员,都有自己很明确的岗位职责。一个有起码或者说有基本职业道德、基本职业操守的公务人员,都应该很明确自己所担负的责任,都应该尽自己的能力。每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我想任何一个公职人员都有自己艰难的地方,都有自己责任的特殊性,只能说我们要凭自己的努力,凭自己的扎实工作尽量去为社会、为人民做一些事情,不只是环保局长才难。

  男子跳桥砸中公交Rain 退伍全球贿赂地图多地地王收回习马会有可能10万笼中人足协管办分离机场准点率8城市汽车限购汪洋以夫妻比喻中美汶川遗址被淹李天一无罪辩护反式脂肪酸北方人少活5年